『钱玉清書道展京都展』日本京都文化博物馆 【蘊承軒・国際文化芸術窓口】之二十三(中国語)

145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钱玉清先生京都个展于初夏之时,一转眼现在已是盛夏了,日本列岛台风3号刚過。晨练毕,给我的草花洒洒水,回到書斋,窗外已艳阳当头蛙声蝉鸣噪起了,静室清馨我也开始閑情馳筆记事……接上期,我们来继续钱先生风趣儒雅的对谈!

「钱玉清」:在生活和書法创作上我的思路很清晰,我以后要成为怎样一个人,我不说艺术家,那太高了太大了。只说想成为怎么样一个人,很清楚,我对这个很清楚!

「筆者」:您学到的东西在创作作品时的一些尝试,从每件作品里能读出来,您每件作品的表现形式各有不同、像您说研究过日本的書法……

「钱玉清」:对!对!

「筆者」:都在作品里能看清您的思路。这在当下在日本展览真的是特别好的!書法经千年积累文化底蕴丰富,日本書道起源和文化等也深受中国書法的影响,而中日書法的审美和表现也不同,在传统与创新上中日互相学习借鉴的实践,钱先生研究学习日本“三筆・三迹”的書风并用于创作中…

「钱玉清」:我感觉到的每个东西都要收纳到我的筆下,每个人的审美每个时期都是不一样的,我现在目前,到70岁,到80岁,我能形成怎么样的风格,肯定不知道。

「筆者」:我感觉到您现在是博采众长,把好的东西都吸收进来的过程!

「钱玉清」:目前我喜欢什么东西我可以讲,比如说我目前要到什么样的艺术效果:目前最想达到流畅的、奔放的、愉快的……这样一种感觉,澎湃的,打造这样的艺术效果,这是我目前所追求的。看了过后让人感到不是压抑的,让人感觉是畅快的,高兴的,这样一种状态。

——每个人的性格包括他的环境会决定他的目前的创作状态,比如苏东坡,我不是说压抑创作不出艺术的美,创造不出美的东西,不是这样,那是看从哪一角度去看它,苏东坡写的《黄州寒食帖》—天下第三行书,这就是在苏东坡极其压抑惆怅,心情孤独的状态下写出来到,这样换一个角度看也好啊!我要表现的可能跟他正好相反,我现在目前喜欢奔放、愉快的……

「筆者」:嗯,我感觉您现在表现的是奔放的、愉快的、正面向上的……

「钱玉清」:对对!高昂激越的感觉!

「筆者」:年龄再大一些会变吧!

「钱玉清」:可能不一样了!

「筆者」:随着修养的沉淀,达到一定高度,書作就会变得苍劲或稚拙等各种风格的!

「钱玉清」:嗯,也会!也可能会!有些艺术家早年的,中年的和晚年的可以说是判若两人,如怀素的《自叙帖》和《小草千字文》就是判若两人。但是有些书法家终其一生都是一种风格,张旭他也写草书的,他也是苏州人,曾任常熟县尉,他是奔放的,开张的,比较豪迈的,他就是写这种东西,到了晚年也是这样……

——看情况,千万不要給自己设计框框。会搞得很累。要根据你的性情,生活状态,包括精神状态,社会环境等等因素及综合素养的改变而改变!

「筆者」:您这段讲话真好,也给了我很大启示!

「钱玉清」:目前我看了开心,让人家也感受到你开心的存在,我达到这个目的我就成功了,就可以了!

「筆者」:嗯,您这次日本京都的個展很成功,因为这个展览让観者愉快并有了向上的力量!

——最后请你讲一个您在书法艺术历程里您自己的逸闻趣事吧!

「钱玉清」:我呢,逸闻倒没有,我呢,脸皮比较厚的人!

「筆者」:哈哈,没看出来!(笑)

「钱玉清」:打个比方,参赛你要勇气的,这个我可以讲一点……(笑)

———现在全国级的大赛很多,我们中国书协(就是官方办的)这是最最权威的重要的书法比赛,这种比赛我一般都要参加。这个里面我要说什么呢,有些书法家或稍有名气的,得了一两回奖就不参加了,不参加的原因是他有畏惧心理,是学生或同道入选得奖而自己落选的失落,不敢投稿。而我抱着无所谓的心理,因我现在带点专业了,前几年我本身是业余的,我也不是专业书法家,投就投!不上就不上,不获奖就不获奖,我有几次学生获奖了,我上都没上……像这次书法报去年下半年,就在眼前的这个例子,有个长江杯什么比赛,书法报要好的同仁好友要我参与一下,但是评审是残酷的,他是规范的,有严格的游戏规则,这个结果是很难预料的!你要投你就要做好输的准备,愿赌服输吗!我只得了优秀奖,但是投时我蛮有把握的,金奖没有,铜奖该有了吧!哈哈…(一同笑)说实话,因为也不是太高规格的展览,很多高手都不投的这个展览。我投了,好!金银铜奖都没有,搞个优秀奖,三个字“很难堪”,因为我很多学生也都是优秀奖,有一个学生得了个铜奖!无所谓,我无所谓的,所以我跟我的学生也讲,我跟你们是平等的,投了稿那就是平等的,但是并不因为我跟他们一样优秀奖,他们不叫我老师了,不会是这样的你放心,他们还是认你的。

杭迫柏樹先生・宮崎杰先生

「筆者」:这样的心态真好,放下架子,会在艺术的道路上走得更高更远!面子放不下来的,就像自己给自己前进道路上放上了几块石头一样……

「钱玉清」:对,如果那样的话就走不远,压力包袱太大了。每次要投都你是金奖啊,那还得了,让人家怎么活啊!(一同笑)

——很正常,所以说起起落落,胜败乃兵家常事!我投稿也是让学生、朋友们、同道们看一看!说明评审也相当规范相当严格公正了,你看我也有点知名度的人也没办法,人家评审只看作品不看名字,说明把字写好才是硬道理,任何人把字写好才是硬道理!凭字说话,当然在艺术道路上走下去还需综合素养、为人等等。目前还是要把字写好,我不考虑后果,不计后果,我是这样一个人,哈哈!(笑)

「筆者」:哈哈!(一同笑)

「钱玉清」:“厚颜无耻、不计后果!”哈哈哈!(一同笑)

「筆者」:在艺术道路上每个人都有不同做法,像您这种“厚颜无耻、不计后果”的做法真的很好,应该向您学习!我脸皮比较薄!哈哈!(笑)

「钱玉清」:这是开个玩笑了!实际上我从开始投稿到现在已经10几年了(中国书协官方的展览),现在有些国家的大展新人展等,老面孔没有了,老人有市场有名望有地位了,不去和新人PK,没有竞争就没没有思考和进去,会导致有些人迷失方向,甚至是越写越差!这是书法圈目前的一个现状,很多人停留在原来的水平,原地踏步,再有一部分是走下坡路,这个我们都看得到,但是他写得不好,他为什么会写得不好,一个是因为他不关注动态,也不跟人们去交流,缺乏交流!第三个最可怕的是,他成名了,没人去提鉴赏意见了,没人去说他不好,没有人敢说他,没有说他的必要,他成名了,有什么必要说他不好呢。说他不好是背后的,他听不到,当面就不说了,这种人比例在提高,越来越多。

——我喜欢隔一段时间将作品亮亮相,让同道中人把把脉,这是需要的。

「筆者」:从你的性格和爱好看,您喜欢交流,您还去过其他一些国家办展览,各个国家的交流与这次日本的交流有什么不同的感受和收获吗?

「钱玉清」:啊!不一样,确实是不一样!因为社会背景的不同,文化背景也不一样,書法艺术还局限于亚洲,但是書法要走出去,我们要有责任感,也要有把中国書法传播到世界各地这一责任感使命感。書法和篆刻是教科文组织认定为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现在書法和篆刻不只是中国人的,是世界人民的了。

「筆者」:这次在日本看到您的展览我真的很开心,你写的文章《让自己的情感裸奔》中写道不固定用哪种筆或哪种纸写,这很有意思。每种纸的表现效果都不一样。

「钱玉清」:哈哈!对,写字的人不研究墨、不研究筆、不研究纸、不研究工具那肯定不行的。我目前两个字“开放”!一个是思维要开放,开放的前题是思维要开放。方法要开放,包括交流也是,创作状态也要开放。不要太拘谨,特别是写草書,担惊受怕、如履薄冰、谨小慎微、哆哆嗦嗦的话,搞不了艺术。

——所以草書是最性情话的一种書体,在書法中是难度最大的同时又是成功率最低的一种書体,我每一张草書一般都要写好几张,感觉不好有时一个晚上写成功不了一张,这种情况很多。有一笔不满意就扔了,我留下来的都是最好状态的,再也写不出比这好的了,也就是扪心自问,要达到自己水平的最高状态吧!

第二次握手(开幕式后,于『象(かたち)2017年度第66回同人展』)

「筆者」:看您的简历,您的本职是公安,我印象中的公安还是儿时的记忆,也已经很遥远了,在日本待久了,没时间经常回去。现在我感觉公安应是很有力量并严谨的,看您写書法,運筆及章法收放神娴自若,很斯文的儒家气息,我咋没找出您公安的感觉呢!(笑)

「钱玉清」:哈哈!古人讲草書要写静,楷書要写动。很多人都懂这句话,但没有去向这方面追求。其实我们要在这方面去研究,古人说这句话,是有他的道理的,草書看起来龙飞凤舞,但是不燥……让人看了烦了,就完蛋了!

「筆者」:对,不能让人看起来燥!以前我曾在一个展览上看過一位草書家的草書,看過后每每想起我现在还胃不舒服!(苦笑)

「钱玉清」:哈哈,反胃?(一同大笑)

「筆者」:不,胃就像是被拧紧的草绳一样。他写的是草書的字体,给我感觉就是“乱草”(杂乱的干草)。没有感到审美的和愉悦的也或悲伤压抑的,就是杂草一样的感觉!通过他的草書我看出他的人品是很狂妄浮躁的!

金石造形・今井裕之:

「钱玉清」:跟心境是有关系的,修心,跟人也是有关系的,字因人而传,写得再好人不好也会被扔掉,看都不要看。北宋蔡京南宋秦桧的字都好得不得了啊,但人不行,奸臣,最后他们的字很少留在历史上。他留不下去,都被扔掉了,所以因人而传,字好人又好就很容易传下去,这是规律,哈哈!(笑)

「筆者」:这次您结识的日本書家杭迫柏樹先生,我多次写过他的记事,我喜欢他的一句话“作时代的证人”,我感到您继续努力,能做中国时代的证人!

「钱玉清」:哈哈……(一同笑)

杭迫柏樹先生書作前

「筆者」:展厅现场看您的書法,开幕式时我掐点儿去的,没有跟您问候,作为未谋面的普通观者,没有先入为主的观念影响,我很客观的看您的書作,真的是朴实的去感动观者……

「钱玉清」:我就是说書法不要搞得太高了,我一直拿一些古人的优秀作品来对照,比如说要自我批评、存在什么问题、为什么会传下来,为什么人人都说它好,它好在那里,刚才我已经说过,肯定有一个规律存在。

陶艺家鎌田幸二先生作品前

——我现在目前追求的是格调,这种格调,就是三个气:正气!其实你能看得出来我的作品中,正气肯定放在第一位。第二个是大气!第三个是雅气!大过了乱七八糟了就不雅,三个气很重要。最后一个气也很重要,雅气,被人看见,雅致、舒心、舒服、舒畅很重要。让人感觉到美的存在,这是有共性的。我们又要追求个性,但也不要忘记共性。让绝大多数人能够接受!有人追求的是狂怪的、离奇等很多了,一部分人说他好,大部分人看不懂,特别是圈外的人,更是一脸茫然,我不喜欢这样的,每个人都不一样,追求的艺术目标都不一样。

染色羽田登先生作品前

「筆者」:您说您不是書法专业出身,您一直自己练的?

「钱玉清」:基本算自学,后期也经过严格的培训了。中国書协培训中心我也去了,现在也拜师还在学,还在人民大学的草書高研班!

「筆者」:您说的高研班是最近几年成立的吧,以前没有吧?

「钱玉清」:嗯…以前没有!零零碎碎的培训还是有的。

写真家作品前

「筆者」:我记得我鲁美毕业来日本留学后,大学时在班里进修的一位好友就到中央美院进修,可能这个风气是从那个时期开始的?

「钱玉清」:是的。你想,書法的专业设立还没有多少年了,因为書法本科生書法研究生不是没多少年吗!

「筆者」:是啊,现在鲁迅美術学院由原来的国版油雕的四大绘画专业里国画有了国画和書法学两个分枝!

「钱玉清」:我没有上专业的学校,也不是科把出身……

「筆者」:虽然您自谦说您不是科把出身,但我感觉您自己苦练成的基础很扎实!

杭迫柏樹先生(中)・傅巍(右)・何鈴青(左)

「钱玉清」:我还有一句话,身份是业余的,我不是专业書法家,我也不是从事专业書法教育的,更不是从事专业書法工作的,但是,我们的水平要是专业的。

「筆者」:对!

「钱玉清」:身份是业余的,水平再是业余的,那就完蛋了!哈哈……(同笑)

——自古以来特别是古代書法作为一种职业的書法家几乎没有,全部是有工作有官职的,書法作为一种职业的很少,画有!

「筆者」:对,画有!

「钱玉清」:唐伯虎他没工作,他靠画吃饭。書法很少的,都有工作的,王羲之、颜真卿、张旭、苏东坡,米芾也当过一段时间的官呢!哈哈……(笑)

大家都喜欢这幅杭迫先生的書作:

桃栗三年 柿八年 達磨は九年 俺は一生

「筆者」:谢谢您今天的畅谈。这次您的京都個展,从您的作品里读出了您刚刚说的三个气:正气、大气、雅气!参加开幕式的和认识您的人,我们大家都有个美好的祝愿,祝愿您京都個展圆满成功!我特别祝愿您能成为中国書法的时代的证人!

「钱玉清」:哈哈,谢谢…做好自己,活在当下!

……

我也握手

对谈结束了,我发现围绕書法的话题里,无意中还有一个更不可忽视的暗线话题并行,那就是品格德行!上篇记事日本的读者反馈来他们的感想,他们感动钱先生对日本書法的研究和借鉴,说钱先生对日本書法比一般日本人还要了解得详实透彻。这也引起了他们对書法的兴趣,并有了了解中国書法现状的欲望。这次钱先生的書法個展他们没看到,感到很遗憾,期待着钱先生下次再来……

令我欣慰的是,我的日本读者,他们从记事中读出了我感动的钱先生的書品和人品的高度和向上的美好精神,并为之感动振奋!我執筆的【蘊承軒・国際文化藝術窗口】能够以我的视点将中日文化藝術切实的传达呈现給中日读者,并被越来越多的读者关注和认同,真是幸甚至哉!

共感于钱玉清先生说的書品画品,重要的是要有人品!让我借《左转》记述的这句话来结尾吧: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传之久远,此之谓不朽。<終>

執筆者:李留雁

钱玉清先生留下墨宝于京都「坐雨楼」

对谈后汪鸣峰先生也于京都「坐雨楼」挥毫

晩餐会于京都二条がんこ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