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心墨縁―杭州韜光寺 月真法師 京都大徳寺瑞峯院 前田昌道住職墨蹟展」在大阪隆重開幕

182

6401.webp

导引:这不是一次单纯的艺术作品展。这是在禅境、诗境、墨境中,穿越时空、洗涤心灵的又一次感动。观字、赏画、品茶、听琴、参禅、悟道……禅心墨缘韬光影,蹟展叙写中日情。这为枫叶正红的大阪,平添一道瑞祥疏胜的风景……

…………………………………………………

本报讯由 蝸廬藝術空間(The Space of Wolu Art) 社団法人日中佛教文化交流促進会主办的「禅心墨縁―杭州韜光寺 月真法師京都大徳寺瑞峯院 前田昌道住職墨蹟展」于11月3日上午在蝸廬美術館(大阪市北区野崎町)隆重开幕,中国驻大阪总领事馆、西日本美术界、书法界、摄影界、中日禅宗高僧大德、京阪艺术院校师生、佛教学院的师生以及媒体100多人出席了开幕式。

19C05B7A81C2948194B7E9591D9011EE开幕式由孔怡主持。

A6DECBC872B51D0F3183789A58718962蝸廬美術館館長上明先生致辞。作为馆长,比起善写善画,他的视野则更为焦聚於将文化做成品牌并推出国门,并让垮境文化品牌在文化的潜意识中产生互动,同时,在文化层面的“动″与“静″中,产生更为深远影响的“动静″。

F34D4506753B011B97AC5E183C8B6503

07BE0C2BA0DB67CEE0DA64A44BE20B11上明先生在致辞中介绍了举办本次墨蹟展的因缘和契机。

)}KD~9E@%J(C6FU8@)ZH$$F

月真法师在讲演中表示,中日僧人之间的墨迹展我还是第一次参与、也是殊胜的缘分。1500年前,鉴真大师拿了王羲之的墨迹带到了日本,得法最多的还是出家人。因为大家都抄经。学习书法跟出家人修行佛法是一样的,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书法始于戒律,精于定慧,源于心语……在这个空间里面,书法与佛法紧密的结合起来。

D[H(N7D76GYU~@)7YV6PUXM与会者在听取了孔怡对月真法师讲演的日语翻译之后全场一片掌声。

A704055073C9A0AC5456D43C6DC3F7B3京都大德寺瑞峯院 前田昌道住职在讲话中说,心境放平和,调整呼吸,调整姿势,眼睛所及之处就会祥和宁静,那么眼前的笔墨,也会在一种平和的状态中自然地展开,做事情是这样,作书道也是这样。

A2470B4825526A03971897B466441CB9会场一角

F6177828B3F99985C8637BB42B592566中国驻大阪总领事馆吴劲松参赞致辞中表示,中日交流的历史,也可是说是文化交流的历史。在这个过程中,两国的佛教界做出了非常大的贡献。今天,两位大师的墨迹展,可以感受到他们对人类对自然的爱和感悟。今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明年我们将迎来中日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我们希望佛教界以及文化界开展更多的交流活动,我们中国驻大阪总领事馆也会一如既往给予全力的支持。940C8CE2410AB615EEA6D0923DF53B1A日本国前众议院议员村上政俊用流畅的中文致辞中说,众所周知,中日两国一衣带水,祝愿中日友好万古长青。

1DC818A18E36761211EBB8C32C03A517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北京大学教授 湛如法师在致辞中说,京都寺院古刹众多,杭州也是东南佛国。两位大德都是中日佛教界书画领域里极高造诣。月真法师的墨迹是有法度、有诗意、有禅心。中日交流千年,佛教是一个很重要的桥梁好纽带,我们也希望通过本次展览月真法师的墨迹,能够为中日佛教文化的交流平添秀色,也为在座的各位带来喜悦和清凉。

2F49A59E36DE0953C1AF1FECF5F58F96会场一角

C75B6F353B90F54EDAD982A1B2C04C08大阪艺术大学名誉教授 持田总章先生在发言中流露,他曾出生于庙宇,后被民家收养,当年自己出生庙宇的名称尽管不得而知,但却能感受到自身与禪宗不可割舍的緣分。

B6F9DC8E81DC6B7AE9F025488C4DDE53

0810FB1A6CB3F10EA438FEA30B2193E5剪彩仪式

578FD32DE93CAAADD85BE113E88A5D9F会场一角

4F00F8F0A65D80C6E81F28A99C7DD3A5琴筝演奏 演奏者:琴 坂田进一先生,琴曲[雁落平沙]   筝 [六段]浦田友里先生(东京艺术大学)

F21A793C14BE5589FC11D22DD2033326听琴。琴声悠幽,把整个会场带回到远古的谧境。

67EBD15D9A533C5BC0B6C68C1223048E听琴

B638B93AECB6576D93513F49FB3CD0AD古琴

QQ图片20171103190838筝演奏者

孔怡宣布开幕式结束,接下来的议程进入作品鉴赏、作品解说、题字留念。

月真法师现场挥毫

作品展厅一角

茶道演示(茶道家  久岡洋子先生)

嘉宾合影留念

096C6569EFE461478BEB367A7AA364B6

2C730CE766B3B3E40F29CAA21811A714主办方之一的代表在凤凰卫视《文化大观园》品牌节目策划及主持人王鲁湘先生祝献鲜花前合影留念。

03A6D3F7172E5440D9013BFEF9CB22B5

记者还看到蝸廬美術館階前廊下花団錦簇一派贺祝喜庆。赠花祝贺的名牌上写着:日本篆刻家協會會長 井谷五雲先生、日本書芸院名譽顧問 杭迫柏樹先生、京都造形芸術大學教授 李庚先生等。

月真法师接受媒体采访

参与采访的媒体有:中文导报(东京)、人民日報海外版日本签约合作伙伴中日新報(大阪)、广播调频FM COCOLO [COCOLO Earth Colors]、日本美術新聞。

月真法师向媒体介绍作品“心清聞妙香″的字体与内涵。

从禅心墨缘的心境中解说字体的美意识。

 墨跡展1楼展厅一角

除了墨蹟展画廊的作品之外,此次墨跡展還推出了印制精美的墨跡展作品紀念冊。

墨蹟展1

墨蹟展2

墨蹟展3

月真法师

韬光寺

前田·师父

墨蹟展 寺院

當代文化學者,理論家、文化史學家、作家、散文家。余秋雨先生 为纪念册作序。余秋雨

在序文①中余秋雨写道:

中國書法和中國佛教,密不可分。大量翰墨精品,出於寺廟之中;而很多巍巍高僧,皆是書法大家。

原因之一,是佛教傳播之初,必然伴隨著大規模的寫經、抄經、刻碑活動,其實每一項又都是書法活動;

原因之二,學佛之人很快發現,潛心寫經,是一種有效的修心方式,由此產生了很多終身不息的執筆之人;

原因之三,在書法的最高層級上,濾盡雜念、自如自在、提頓舒展,正與佛理相合,因而出現了相得益彰的至美境界。

在我看來,作為王羲之直系後裔的一代高僧智永,首度將書法和佛法進行了“頂峰交會”。然後是另一位高僧懷仁以《集聖教序碑》,將書法和佛教進行了第二度的“頂峰交會”。百年之後,有一位僧人則直接以自己的筆墨開創了中國書法史的重要篇章,那就是懷素。其實,除懷素之外,當時還有不少第一流的僧侶書法家,例如高閑、貫休、亞棲等等。

這種在寺廟裡發生的翰墨盛世,影響巨大。我發現,即便是到中國來學佛的外國僧人,也能順便把書法學得很好。例如公元九世紀初期到中國來的日本高僧空海,就成了日本最高等級的書法家。我多次在日本見到他的遺墨,一派魏晉高風,不禁贊嘆連連。

書法和佛法互相映照的傳統,顯然是貫穿下來了。限於本文篇幅,我不再一一細述,總之在宋、元、明、清的書法史上,很多重大的筆墨間,都回蕩著氤氳“佛氣”。直到現代,還出現了一位別開生面的書法家弘一法師。即便是深研佛法的趙樸初居士,一手蘇體書法也令人稱道。

在當代僧人中,能書者不在少數。我所認識的杭州韜光寺住持月真法師,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月真法師的書法,端然雅靜,張合有度,筆觸雋秀,一眼看去就知道頗有根底。他顯然很尊重“佛法”和“書法”共用的那個“法”字,也就是承上啟下的基本法度。尋找基本法度,並投以足夠的虔誠和朝拜,這是趨近佛法和書法的共同門徑。尋找基本法度,需要選擇母本,我覺得他似乎從鐘繇、王羲之的楷體中得過氣,然後主要是研習趙孟頫。月真法師謙虛地說,鐘、王太高了,影響最大的確實是趙孟頫,同時也學習過楊凝式和柯九思。

除了恭敬地追慕既有之法,月真法師的筆墨還有一種可貴的輕松和飄逸。我想,這一定與他執筆時的心態有關。他寫字,就像他聽泉、看山、喝茶,有一種摒棄世俗目的之後的舒展心懷。這種心懷無拘無束、無羈無絆,因此從研墨到運筆都能體驗一種覺悟後的安適,可用佛教用語稱之為“明心見性”。

這樣,他也就在虔誠中獲得了自如,在法度中獲得了瀟灑。這恰恰正是佛教的旨意,禪宗的境界。

而且,這種筆墨不會閉鎖於密匧之內,而是會形之於外,傳之於人,因此,書寫時個人的“明心見性”功夫又會對他人產生潛移默化的感染。歷來傑出僧侶的書法如同晨暮經誦,有一種潔凈清朗的播揚效應。月真法師的書法知者甚多,因而也起到了這樣的作用。

故我獻詩曰:

筆跡端恭寫大藏,

且移宣紙執禪杖。

一領袈裟牽晉唐,

梵鐘法鼓皆墨香。

丁酉年中秋之夜

xuwen 2

中國美術學院博士、中國古代書畫傳習研究所理論研究部主任錢偉強在序文②中写道:

釋氏以空相傳教,書畫以情性為歸,故耽樂藝術,增長放逸,向為教門所深誡。然書持佛典,行願成就,則為十法行之首要。故《論》有云:“有十法行,書持謂于佛所說之經律論文,書寫流通而不使斷也。”又云:“書持諷誦般若波羅蜜者,便具足五波羅蜜,當知是為佛事。”是以研習尽美,自利利他,同趣佛道,其所成就者亦在在有也。若智永之退筆成塚,懷仁之妙嗣二王,懷素之驟風掣電,宋元以降,淄流大德之能書畫者愈眾,巨然、雪庵,八大、石濤,俱皆超乎時流,垂範藝苑。而永福東皋越禪師又總其成,舉凡詩文、書畫、篆刻、音樂無不能擅,康熙中東渡扶桑,遂開東國近世藝文之傳,影響所及,至今稱盛焉。

越禪師後三百餘年,主永福者為韜光月真上人。上人早志空門,會悟玄旨,弘教宣道之餘,專力于書法一藝,亦所謂持書法行者也。積有年歲,褎然有成。其書秀潤勁挺,空明靈澈,不主于法而法俱在焉,蓋出其夙所蓄蘊者也。今年十一月,上人將踵其先賢之遺跡,彙其平昔所作書作若干,展于日本蝸廬美術館。成就行願,利樂眾生,可以期而見也。余甞問教上人,得親麈譚,今觀其近作,幾幾乎古人境地,因論列如次,以為上人茲行之先祝,而越禪師垂教東國藝林之遺意,不且愈昭乎!

丁酉秋仲,教下後學合澂錢偉彊敬識。

xuwen3

畫家、策展人、台北中國文化大學美術系胡碩珍在序文③中这样写道:

歲在丁酉,立冬之初。大阪蝸廬藝術空間為紀念中日邦交正常化四十五週年,舉辦「禪心墨缘一杭州韜光寺月真法師暨京都大德寺瑞峰院前田昌道住職墨蹟展」。今月真上人東渡,扶桑彼岸合詠,與大德寺前田昌道住職相偕禪筆共書,敬賢述祖,致歷代東渡高僧獻表深意。叢林墨蹟,同現一堂,所懷契闊,弘揚佛法,行願成就,今昔同彼,共臻菩提之境。七世紀初始,日本遣使學問僧赴隋唐。《扶桑略記》載754年「鍳真和尚到竹志大宰府,……王右軍真蹟行書一卷」。《東大寺獻物帳》(正倉院藏)有王羲之書法二十卷,「王書東渡日本」文獻記載,即是中日文化交流的史蹟。日本佛教界雙璧「平安二宗」,真言宗開山鼻祖空海和創立天台宗的最澄,兩位高僧書簡往返墨寶《風信帖》(京都東大寺藏),運筆輕妙富變化,夾以行書優美草書寫就,顯得右軍、顏真卿筆法。江户「黄檗三筆」隠元隆琦、木庵性瑫、即非如一。暨臨濟宗悦山道宗、高泉性潡、千呆性侒、南源性派、曹洞宗壽山派開山祖東皋心越等中土高僧,東來後均以如來方便法,將所擅詩文、書畫、古琴、篆印普示衆生,傳揚法教。明末渡來僧,東行弘法開宗立教及藝術造詣,對日本文化交流傳播影響深遠。山雨溪雲散墨痕,松風清坐息塵根。筆端悟得真三昧,便是如來不二門。元鄧文原為《松風閣詩帖》題跋。詩境體現佛法暨書法之要,書者,心也。佛釋亦然。筆鋒處穎悟,如來不二門,表裏融明,深契道要,乃修行境。月真上人曾言:「佛法將寫字、喝茶、修行参合於生活,吾認為當需一個過程,即是觀照!寧静專注,時刻觀照,若能如此,便在當下,寫字喝茶亦是修行。」月真上人居杭州靈隱之西,石筍峰下,韜光沉潛,深養積厚,軒窗讀經,心遠自偏,每臨一書,境與意會。上人書風初學趙子䀚,後習楊凝式、柯九思,深心追往二王風度,慕参宋元禪家墨蹟,悟得筆墨動静等觀,究根理氣,追躡古法。當之揮毫《獨坐大雄峯》,雋朗氣息於雄渾中仼運自然,以佛法精魂觀照墨筆心魂,結字圓融而遒勁端然,暨同《随處結祥雲》、《無上勝妙地》,筆力大巧不工,出鋒蓄勢精微,實謂禪家風韻!下筆《秉拂》,仼當逸筆如禪僧莊嚴手執拂塵,張弛有度,隸味紹古,凝鍊沉穩,鐘王神韻。取杜甫詩句《心清聞妙香》,左右而書,落筆露顯頤養本性,啟止鬆沉萬象歷然;觸眼如聞香一柱,靈臺舒放湛空明,法書章法,佈局妙不可言。三百年前,赴東瀛弘法高僧東皋心越禪師與韜光月真同源主事永福寺。今月真上人東渡遊履,紹承其後,敬書東皋禪師《知春詩》一首。知春玄壯銜芳草,候節靈禽啄野花。

信是物無心外理,

千峰随處有烟霞。

偈語毫端相涵融,

筆筆素直鋒鋒到。

結字咉帶入法則,

臨篇清曠有春風。

僧門佛家詩書合境,傳心相印,為一佳話。

大阪蝸廬展覽主辦方上明先生將月真上人書蹟,高掛京都大德寺瑞峰院内拍攝,禪寺幽玄,壁龕土壁置白居易《夏日與閒禪師林下避暑》書筆。

落景牆西塵土紅,

伴僧閒坐竹泉東。

綠蘿潭上不見日,

白石灘邊長有風。

熱鬧漸知随念盡,

清凉常願與人同。

每因毒暑悲親故,

幾在炎方瘴海中。

禪室懸掛月真上人獨幅書作,端楷鋒芒深邃極致,清剛氣息盈懷,忽生有達摩祖師凝注壁觀的心法禪偈「外息諸緣,內心無喘,心如牆壁,可以入道」。瞬間螢螢,隠然再現時空!

自古於今,中日交流千載紹流如斯,僧門文化往來不輟。《金剛經》曰:「一切法皆是佛法」。

修行在於正己,在於利世,在於自覺而覺他。佛法書法、法法相扣、不離本源、凝照無隱。杭州永福寺韜光月真上人暨京都大德寺瑞峰院前田昌道住職墨蹟展,傳遞友誼,利樂衆生,如同佛法,花開水流,水到渠成。與時此刻,更感先人化渡發心,法音常住,今昔一脈,禪心墨缘展覽,於今啐啄同時,便有著中日兩國交流歷史的意義。是以為記。

胡碩珍敬識

2017丁酉中秋時節

6402.webp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