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新课题:养老与教育同步、育人与设施共进—-さざなみグループ专访报道

29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众所周知,日本是长寿大国,也是亚洲较早进入少子高龄化的国家。日本的总人口1億2686万人(按照2017年1月1日的数据显示)高齢化率为27.4%。日本百歳以上的高齢者数7万人(平成28年统计),其中男性1万,女性6万,95歳以上的高齢者49万人。数据显示,一方面,高龄化数字还将逐年增加,另一方面,出生率还将继续下降。

网络图片

到2025年日本国民每5人中就有1人是“後期高齢者”。占国民总人口的5比1;因此,庞大的医療、介護、养老产业链条、养老设施规模的整合扩大、养老产业智能的再开发、养老产业人才的教育培训上岗等,也已成为当今普遍关注的高齢化社会的重要课题。

什么是高齢化社会?

世界保健機構(WHO)和联合国给了以下的定義:

1、65歳以上的人口超过国民总人口的7%则是高齢化社会
2、65歳以上的人口超过国民总人口的14%则是高齢社会
3、65歳以上的人口超过国民总人口的21%则是超高齢社会

据日本厚生劳动省发布的供求推算显示,2025年度介護人员需要约253万人。预计将有215万多人上岗,即使这样,也仍有约38万的介護人员不足。

日本护理人员不足的原因有多方面:
1、少子高龄化导致出生人口减少
2、与老年人增加相反,日本的新生儿出生率一直在不断下降。根据厚生省的报告显示,逐年减少的新生儿出生率,直接影响了日本的劳动力人口(被认为是劳动能力的15 ~ 64岁的人口)。以数据类推,到2025年(6年后),将会降低到58.7%。(参考:内閣府平成27年版少子化社会対策白書
3、介護人才流动性大,离职率高
介護人才离职率从2005年以后下降了20%,最近几年一直徘徊在16%左右。近年来由于部分养老机构的努力,离职率逐渐接近整个产业的平均水平。(参考:介護労働安定センター平成26年度介護労働実態調査

网络图片

上述实态,促使不少从事教育、培训和养老产业的业界与时俱进、纷纷把视野拓宽并探索如何转型在2025年到来之前尽快与国际化接轨。

带着少子高龄化所面临的种种课题,本报记者于6月7日采访了有限会社さざなみグループ 代表取締役林康夫先生,并参观了该グループ旗下的1所学校和2处老人院,受到了学校和老人院职员的热情接待。

 有限会社さざなみグループ旗下的业务有:1.介護事業。 2.教育事業。3.人材派遣。4、不动产。
当天,林康夫社长带领我们首先参观了坐落在大阪市中央区的さざなみアカデミー学院,推开2楼第三教室的门,学生们正在听讲。学生多来自东南亚各国,正在学习日语中级课程。来日时间半年到一年不等,日语表达能力、听力还不错,发音吐字较准确。

 除了大阪,相关的教育机构还有一家专门学校,在美丽的旅游圣地金泽。

金沢校长在致辞寄语中写道:当今的国际舞台是一个包容全球的社会,为了今后的发展与共存,我觉得首先应该理解其他国家,了解其语言文化和习惯都尤为重要……

 接下来分别参观了坐落在城东区和坐落在鹤见区的2所养老院。

2处老人院人院都规模不大,但到处干净,舒适,明亮,温馨,有家庭的感觉。24小时有专职介护职员守护,若有紧急情况,可及时对应相关协力病院。每位入住者都是单间。

一日三餐,下午茶,看电视,聊天,做深呼吸做保健操等均在大客厅。

最顶层还种了西红柿,黄瓜,夏橘,无遮无挡日照充足,老人们经常上来浇水。

举办各种活动时拍照,照片打印出来装饰于此处,家属来访问时带回家。

城东养老院今年3月才开张。到处亮洁崭新。

梦想,要大;心气,要圆。

这一层入住的老人平均年令85岁。记者进去时,正看到工作人员与老人们有说有笑。

入住费用总额约每月15万日元左右(各处不等)。目前没有中国人入住。林社长说,中国人入住者大欢迎!!!

同时也期待着采用中国介护人材来此就职。

参观完学校和养老院,林社长还兴致勃勃地带我们去参观紧连在一起的两块土地,一面紧挨地铁车站,一面地处商店街。他说,正打算出租或贩壳,价格很便宜,可以商谈。

除此之外,还有一栋楼是不久前刚刚空出来的养老院(已迁入新址),林社长说他打算重新装修,之后,期待有中国人来一起经营。合作方式可商谈。

结束了一天的参观,我们返回林社长的办公室,再次聆听了他的介绍,他说,“现在的高龄社会中,作为我们从事养老事业者,首先考虑的是,认知症(痴呆症)病患者也理应被尊重。定位这个概念,其他所做的一切便都是围绕这个话题。即使患有老年痴呆或因衰老引起的残障,每个人也都有活性康复机能所具有的各种各样的潜在可能性,服务于他们,就是为了发掘这种作用。在这个宗旨下培养起来的人际关系,尊重及奉献于他人的习惯养成、以及服务方式等,有必要重新认知。

有了这样的前提,本公司所提供的服务便更加灵活多样,不只局限于在介护领域,在医疗部门和人才派遣部门以及教育部门等,追求理念与实践,都做了最大幅度的尝试。其结果是,到目前为止,在大阪·京都经营6个事业所,学习专门学校和考取资格证的课程,以及日语学校的运营。今后,我们的期待也一如既往,在迎接2050年的大护理时代的到来中,在日本乃至世界范围内扮演我们该扮演的角色,发挥我们该发挥的作用。

采访就要结束了。林社长告诉我们,他去过中国25次,朋友遍及全国各地。在他眼里,从来没有什么日本人中国人韩国人,只有2种人!一种是健康的需要照顾他人的,另一种是需要被照顾的。他一生都在追梦。从前的梦想是建老人院,开办学校,十多年过去了,他一口气建了6所养老院开办了2所学院,但是,他的梦想最终还没有实现……记者问他什么是最终梦想?

林社长笑说:要去中国建几十个养老院、还要开办大学……培养更多社会急需的人才……

有梦想,才有奔头!

结束一天的采访,2所养老院和未来“几十所养老院”的框架模式一并融绘成2025的蓝图,绚丽多彩,像视频也像是画卷,在眼前,一遍又一遍,不断浮现。

本报记者晓洁图文报道

(注:以上报道内容详情欢迎咨询)

06-6765-3528

※图文转载请务必标明出处请尊重版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