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北野天满宫的茶碑在默默诉说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闺妇伤春,游子悲秋,丹枫索索,尤其容易触动客居他乡的人。京都的秋天,我于四季中独偏爱它,而秋天的北野天满宫是最不可辜负的。

北野天满宫在“红叶狩”时节会特别开放红叶之院,那里原是丰臣秀吉修建的一段城墙“御土居”,依着地势,沿着一段河道上下左右都布满了槭枫,每年秋天满山满谷尽是红彤亮艳的霜叶。往复其中,浸染霜色,就如同在画中游。

北野天满宫的历史绕不过两个人,一位是被日本誉为“学问之神”、同时也是三大怨灵之一的菅原道真,另一位则是从穷困潦倒的社会最底层到一统日本的“关白”——有着教科书般发迹史的丰臣秀吉。

菅原道真和北野天满宫的因缘最深,他是北野天满宫的主祭之神,天满宫也是因他而修建,满园的梅花因他而盛放。然而,菅原道真又是与北野天满宫最没有交集的。这是一座抚慰灵魂的神社,并没有留下过菅原道真一丝足迹,一点指痕。菅原道真在凄风冷雨中满怀悲愤郁结而终,也他不会想到身死之后还能得到人们虔诚的供奉。

过了参道上最大的门楼——“鸟居”,路旁尽是奉献的石灯笼和卧牛。石灯笼常见,而卧牛不常见。这里有个缘故。话说当年,菅原道真遭到政敌构陷,以“莫须有”的罪名被流放到遥远的九州地区。这位出身豪门叉手成诗年少成名的日本版曹植,受不了被冤屈的打击,加上流放之地凄风苦雨的摧残,不久就死在了九州的流放地。运送菅原道真尸体的牛车走到了今天太宰府天满宫附近,无论人们怎样驱赶都不肯挪动一步。菅原道真死后,出现了一系列的灵异现象。他的一位政敌莫名其妙病死,还有一位打猎时误入泥淖溺毙,有着政敌血脉的皇子皇孙也接连暴毙。这还不算,更离奇的是,某一天上朝时,碧蓝的天空中忽然出现异象,摧山搅海般的闪电撕裂碧空,震耳欲聋的惊雷落在清凉殿上,当场劈死了几位参与迫害菅原道真的朝臣,正在清凉殿处理政务的醍醐天皇目睹了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吓得浑身瘫软、魂不附体,没几个月也一命呜呼了。这之后,日本国内接连发生地震、火灾、瘟疫等灾祸,绝望之中的日本人相信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菅原道真屈死的灵魂,于是在牛车停滞不前的地方修造了太宰府天满宫,祭祀菅原道真、慰藉他冤屈的灵魂,那只通灵的牛也一同被供奉。后来有人说得到菅原道真托梦,要在右近马场建立神社祭祀,这就是位于今天京都的北野天满宫。菅原道真生前才高八斗学富五车,死后被尊为“学问之神”,如今北野天满宫香火鼎盛,尽是来祈求学业顺利的人。

自古以来,日本民间流传着许多关于怨灵的传说。等候远行不归丈夫的思妇会变成怨灵,遭遇不公平对待会成为怨灵,就连夙愿未能达成的也会成为怨灵。菅原道真不会想到他死后会得到人们如此热烈而虔诚的祭拜,更不会想到六百年后有人借他的“宝地”举办了一场盛大的“文娱活动”永载史册,这个人就是泥腿子出身的丰臣秀吉。

1587年,也是这样一个漫山遍野尽染红的秋天,丰臣秀吉已经平定九州、降伏了日本国内最后一处势力,茶室——聚乐第也顺利竣工。为了彰显自己的“软实力”,丰臣秀吉昭告天下要在北野天满宫陪伴的树林里举办一场盛大的茶会,与会者不分年龄和出身,只要喜欢茶道都可以参加。一场千人的茶道盛会如期举行,爱热闹的京都人蜂拥而至,丰臣秀吉带着他那纯金打造的茶屋在满山丹枫中出尽了风头,红艳艳,金灿灿,极具饱和度的色彩涂抹着他人生中最具张力的一个重要时刻。

丰臣秀吉在京都留下过许多踪迹,如今却多已变成了传说。那座豪掷千金修造的聚乐第,早在大火中灰飞烟灭踪迹难寻,无论传说中它如何的雕梁画栋富丽堂皇,后人也只能盲人摸象般的想象一番,却难免有不得其门而入的误解。御土居是丰臣秀吉为京都修造的城墙,厚实的夯土层并没能派上用场,他一手建立的这个权力帝国的瓦解来自于内部的消耗。呼啦啦大厦拔地而起,轰隆隆大厦轰然倾倒,丰臣秀吉从起家到子孙被灭绝不过四十年的时间。

“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时光荏苒,世事变迁,当年围绕京都修建的工程浩大的御土居只剩下零零散散几处痕迹,可即使这些残存的遗迹,也都已被草木覆盖,看不出原来的模样。眼前的这一处“御土居”,满山满坡的红叶,那样热烈那样决绝,拼尽最后一丝力气给世界留下一些色彩,不甘心的在西风中跌落、枯萎。

走在层层落叶铺就的枯血色的小路上,几只寒鸦飞过,想到“一将功成万骨枯”,不胜悲凉。丰臣秀吉一统天下的大业背后是无数的掠劫杀戮,无数次的生离死别。征阀不断的战国时代,武士为了生存不得不辞别家人,挥鞭上马奔赴沙场,等待着他的是未知的命运。身影渐远,蹄声渐悄,只看到扬起的片片红叶和着尘土,裹住了多少思妇泪征夫愁,全都做了那厚重的历史卷册的一点句读。

山谷里,太阳落得很快,半边阳光斜斜的照进来,抵不过脚下升起的寒意。秋天的风,倏忽即至,摇落枝头倔强的几片血色,翻扬起地上沉积的枯叶。这些鲜艳的红和褪色的红,打着旋儿,落入流水之中,染红了谷底清浅的小河。冷不防打了个寒噤,不由自主的紧了紧脚步。

走到红叶之院的尽头,一片竹棚矮几之间,是仿照当年“北野大茶汤”而设的茶席。茶席上尽是热切而细碎的人声,那山谷中红彤彤的征人血、寒津津的思妇泪,都被这暖暖闹闹的人气冲散,红叶谷中所思所感,仿若隔世。

文章来源:日本通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