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大法官听证会撕裂美国社会:两党党员激辩何为真相

10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候选人布雷特•卡瓦诺(Brett Kavanaugh),和指控上世纪80年代遭到他性侵的女性克里斯汀•布拉西•福特(Christine Blasey Ford)教授,当地时间27日出席国会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听证会。

在听证会上,福特教授表示她百分百确定卡瓦诺在高中派对上酗酒后侵犯她,并试图脱去她的衣服。而卡瓦诺则激动地表示,他百分百确定这一切没有发生。

美联社援引美国市场数据分析机构尼尔森公司28日发表的收视率调查,大概有超过2040万美国人观看了这场历时9小时的马拉松听证会。

与此同时,政治僵局仍在继续,亚利桑那州共和党参议员杰夫·弗雷克要求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对这些指控调查。美国总统特朗普批准这一提议,并在28日发布的申明中强调,新调查必须在有限范围内完成。虽然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以11票赞成10票反对通过了卡瓦诺的提名,但参议院就卡瓦诺的投票确认将被推迟。

在参议院之外,这场听证会在一般民众中同样带来了分裂。在参议院外抗议之后,来自芝加哥的36岁的露西·梅尔乔在观看听证会后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采访时表示,”我认为福特女士的证词是令人心碎和令人信服的,它只是强化了我相信她的想法。”

而美国保守学生组织Turning Point USA的传播主管Candace Owens在推特上说”卡瓦诺是英雄,我恳请共和党国会议员现在就通过对他的任命。”

虽然美国民众的政治意识形态正在走向两个极端,这场听证会也似乎证明了他们的分歧难以调和。但据英国卫报报道,有些右倾女性的态度似乎因为卡瓦诺在听证会上的表现而开始动摇。

一位具有保守倾向的基督徒作家Nancy French说,这些证词让她流泪。”作为性虐待的幸存者,你会觉得你的一生都被边缘化了。就像一直没有人在聆听你一样,”她告诉《时代周刊》,”但是,随着参议员每隔五分钟就打断她,我就慢慢意识到我们的社会对性虐待幸存者的尊重程度低于我的想象。他们认为我们什么都不是……反而是政治的典当品,当我们满足他们的叙事时,我们会被赞扬,反之则会被忽视。”

这次大法官确认过程如此戏剧化地代表了特朗普时期的美国政治常态。就如《纽约时报》社评称,”美国社会的部落化越来越严重,各方人士只在自己角落待着,相信自己选择相信的。”

为什么一场听证会会吸引全美国人的关注?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了两位分别来自共和党和民主党的普通美国人。梅根是一名生活在明尼苏达州的民主党人士,在保守的共和党家庭长大。而克里斯来自佛罗里达州,现居华盛顿,有着和卡瓦诺一样闪闪发光的教育背景和保守的政治主张。

梅根和克里斯对卡瓦诺听证会的看法围绕着党派界线产生了明显的分裂。身为民主党的支持者梅根认为,这次提名是事关女性的一次提名,是对反骚扰运动是否能真正改变美国社会的一次考验。而对于共和党拥护者克里斯来说,他更加关注这整件事当中的程序操作是否正确,以及这是否是一场有预谋的政治诽谤运动。

澎湃新闻:作为一个普通民众,为什么如此关注这场听证会和卡瓦诺的提名确认过程?

梅根:因为如果卡瓦诺成功入主最高法院,这将改变美国,让美国政治天平向保守派倾斜,并严重威胁到妇女的生育权利,因为”罗伊诉韦德案”很可能因为(卡瓦诺的当选)而被推翻。

更重要的是,保守派对福特博士这样一位勇于站出来、重新面对自己内心恐惧和痛苦的女性的态度,让我无法接受。他们把这一切归咎于民主党的阴谋,这是对同样经历过性侵犯女性的不尊重,也是对女性的不尊重,更是对与他们(委员会中的共和党男性)意见相左的人的不尊重,这种态度从特朗普竞选之日起就开始不断滋生,昨天的听证会是一个最好的例证。

克里斯:卡瓦诺是否有资格当选最高法院大法官,应该取决于他的履历以及他过去的司法裁决。但现在,民主党将卡瓦诺对”罗伊诉韦德案”的政治主张作为衡量他的标准,这让我质疑美国司法是否还能凌驾于政治之上。

在以前,我们从来不以纯粹的政治主张来抨击他人,也从不剥夺一个人在法院判决书下达之前的无罪推论–但我们现在都这么做了,这让我很失望。

澎湃新闻:你如何看待卡瓦诺在听证会上的表现?

梅根:卡瓦诺的表现像个任性的孩子,他回答问题的方式很虚伪,甚至粗鲁。我尤其感到震惊的是,当明尼苏达参议员艾米·克罗布查问他是否曾因喝醉过多而昏厥时,卡瓦诺不屑一顾的态度极其不专业。他昨天的表现丝毫没有让我觉得他有能力客观地解读宪法,尤其是在涉及女性权利的问题上。

克里斯:我非常能理解他会有如此反应,如果有人在我妻子和两个女儿面前指控我性侵犯,而且那个指控是不正确的,我也会怒不可遏。我的孩子会因为这一项不实指控而受到欺负,我的妻子将要一直忍受他人怜悯的目光,而我花了那么多年培养起来的职业声誉突然变得一文不值。在这种情况下,生气是理所应当的表现。

那些指责卡瓦诺的人忘记了最高法院的法官也是人,他首先是丈夫和父亲。此外,美国律师协会给了他”非常有资格”的评级–这是给予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的最高评级。

澎湃新闻:卡瓦诺的认证过程如此一波三折,是否是因为日益加剧的党派之争?

梅根:这显然是一个党派斗争的问题,因为两党对这个可能改变美国政治风向的大法官席位都极为关注。但我认为这件事情似乎已经超越了党派之争,它代表了美国当下社会的严重两极分化。我丝毫不能理解推特上许多人在为共和党参议员格雷厄姆对卡瓦诺所说”你完全不需要道歉”的话而欢呼,好像卡瓦诺才是整件事情的受害者。

克里斯:我认为是的。虽然严肃对待任何性侵指控是一件好事,但在福特博士的案例中,目前没有任何确凿的证据指明卡瓦诺有罪。虽然我相信两人都没有撒谎,但36年前的记忆是存在偏差的。这些似是而非的指控毫无疑问是民主党的政治策略。如果民主党人希望了解事情真相,他们可以在7月下旬收到福特博士的信件后就要求联邦调查局开展独立调查。但是他们选择在这个问题上等了一个半月,这是因为他们希望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中能一举夺回参议院的控制权,然后否决卡瓦诺。

 

图片来源于澎湃新闻

本文转载自澎湃新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