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推销魚米才是安倍访华真正的重头戏

8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得知首相安倍晋三即将出访北京,宫城县的渔业从业者倍感欣喜。在他们看来,随着两国关系的恢复,这里的海产品距离中国市场只有一步之遥。

日本宫城县石卷市,一条肥硕的鰤鱼从海中捕捞出来之后会经过两道“安检”:先将鱼肉切割下来后搅碎,送入鱼市场的放射能检查室进行检测;接着将鱼头和其他部位送到当地水产技术综合中心的实验室进行辐射值检测。

石卷市鱼市场,渔民正在清理海产品。

对于检测流程中的每个环节,日方人士不厌其烦地向来自中国的媒体团进行解释,并多次强调:日本制定的食品放射性物质的“基准值”比世界通行的食品法典委员会及欧盟、美国所制定的标准更为严格,希望媒体能传递正确可靠的信息。

得知首相安倍晋三即将出访北京,这个经历过最严重海啸的小城渔业从业者倍感欣喜。在他们看来,随着两国关系的恢复,宫城县的鰤鱼距离中国市场只有一步之遥。

石卷市鱼市场的工作人员介绍放射能检查室的使用情况。

日本食品在中国市场居高不下的人气,一直是日方最为看中的优势。2017年日本对华的农林水产品及食品出口额高达1007亿日元,为近几年来最高。但谈到日本东北地区的食品,却逃不出“核辐射”的阴影。诸如《日本核辐射影响大 蔬菜水果变形》等文章仍是中国微信朋友圈转发的热门话题。如何消除谣言、博取海内外——不仅仅是中国的信任,成为日本政府眼下最大的难题。

严密的核辐射检测

宫城县亘理町的草莓、加美町的山葵、藏王町的日本梨、三陆沿岸的牡蛎和银鲑以及宫城县出了名的吟泽米和纯米酒……这些都被印在宫城县农林水产部食品产业振兴科制作的宣传彩页上。宫城县知事村井嘉浩为县内食品“背书”道:“这些食材都是生产者们精心培育的‘宫城珍贵食材’。”

石卷市是东日本地震后遭受海啸打击最大的地区,七年以来复兴之路漫漫。海鲜作为该市生命维系之物,如何能尽快恢复对外出口,成为当地市政府最大之企盼。就整个宫城县来说,渔业方面,通过渔港及渔船、冷冻设施等的修复和建设,主要水产市场的海产品销售额已基本恢复至震前水平。在食品方面,目前宫城县得到27个国家和地区对其解禁,但在仍有限制的20个国家和地区中,中国大陆成为唯一一个对其食品及饲料全面限制之地。

“日本对食品的检查非常严格,我们认为犯一次错误,就会失去永久的信誉。为了消除负面影响,我们认为对农林水产品的放射线物质进行检查,并迅速公布结果进而宣传食品的安全性和美味是非常重要的。”谈到如何打消海外顾虑,村井知事在接受《凤凰周刊》记者采访时解释说:“宫城县政府联同各级市町村政府与农协、农产品经销商及水产市场等有关部门,对宫城县水产实施了核辐射检查制度。所有产品必须通过严格的检查方可进入流通环节。”

2018年9月8日,日本宫城县石卷市鱼市场,捕捞出来的鰤鱼正在放射能检查室接受辐射检测。据介绍,宫城县自2013年以来的农产及畜牧产品,以及自2016年以来的水产品的检测结果均未超出规定的标准。

石卷市水产技术综合中心二楼的外壁上,蓝色的标记醒目:“东日本大地震水深位置”。为了防止再次遭受海啸侵害,当地新的防波堤仍在加固建设中。该中心内部的墙壁上,贴满了当时被海水浸入时的场景——这类图片在东北的灾区很容易见着,似乎时刻提醒着这里的人应当铭记教训。

记者换上指定拖鞋、踩过几片胶板后,进入一间无菌的放射性元素实验室。室内布置简洁,一台精密的核辐射检测仪摆放其中,不同物品的检测时间不尽相同。“鱼类、水、土壤、谷物、果实、蔬菜、乳制品……”电脑屏幕上,研究人员点击任意一项产品名称,它所经历的检测一目了然。水产品样品处理之后,会放入检测仪的铜罐内约1小时,最后计算样品测定值。

据研究人员介绍,宫城县自2013年以来的农产及畜牧产品,以及自2016年以来的水产品的检测结果均未超出规定的标准。

距离宫城县首府仙台市不远的大崎市,来自古川农业试验场土壤肥料部的工作人员正在对当地农产品的放射性物质进行检测。他们首先进行样品采集,然后送入试验场,再明确检查机器和检查人员。一系列处理之后,研究员使用Ge半导体检测仪进行测定,最终在官方网站上发布检测报告。

古川农业试验田农产品检测中心的研究员介绍测试过程。

在宫城县提供的官网中,关于农林水产品的放射性物质检测结果会用日语、英语、汉语和韩语同时进行发布。

这里的农产品样品来自宫城县内的9个农产品市场,每周这些市场会抽调46份样本,通过宅急便送到古川农业试验场进行检测。检测前,研究员会对标本进行洗净、拍照,接着提取可食用部分,磨碎并放入仪器。在一个较大的绿色检测仪中,对蔬果的检测持续了约40分钟,其检测结果同样会发布到官网上。

福岛核事故发生后,土壤污染一直是海外专家最担忧的问题之一。中国科学院大学核专家彭光雄早前接受内地媒体采访时称:“一旦放射核污染土地生产的食物通过食物链的方式在世界范围内扩散,后果将十分严重。”

宫城县农产品检测中心的人员并未否认土壤受到污染的现状。“核事故之后,宫城县土壤里面的辐射含量是500-1000Bq/kg,现在减少到之前的40%。”古川农业试验田农产品检测中心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凤凰周刊》,“土壤除染之后,水稻等农作物仍会吸收一定的辐射,因此我们通过改良土壤——将钾元素铺在土下面,用来吸收放射性成分。但目前并未对山里的土壤进行改良,那里的野物只能靠自然循环,还是会受到一些辐射的影响。”

检测鰤鱼后得出的报告。

难以消除的“风评被害”

虽说土壤除染尚难全部处理干净,但时至今日,东北地区的灾后复兴已过七年。
根据日本复兴厅资料显示,2014年3月末岩手县和宫城县的12个地区、231市町村的灾害废弃物和海啸堆积物已全部处理完,福岛县一部分区域仍在处理中。2017年末,岩手县、宫城县、福岛县约46000户的住宅宅邸得到维修,灾后避难总人数从2011年3月的47万人下降至2017年约5.8万人。

根据复兴厅的问卷调查显示,截至2015年6月,44.8%的灾区企业营业额已经回到灾害前的水平。今后将大力推进商业集聚、商业街再生、新兴产业的创造。

所谓创造“新东北”,日本想要的不仅是让东北回到灾害前的状态,而是要利用复兴的契机,解决各种各样的课题,让东北在日本乃至世界因复兴扬名。如今正在推进的重要项目包括三项:世界领先的技术开发及实证研究的“浮体式洋上风力发电设备”、福岛机场百万瓦级光伏电站、福岛生产蔬菜的植物工厂。

为了振兴灾区,2020年东京奥运会专门提出了“复兴奥运”之口号,届时的棒球赛将启用福岛的县营阿芝马球场,足球赛则选择了宫城体育场和茨城鹿岛球场。奥运圣火也将从福岛开始传递,奥运菜单中则添加了福岛食材作为原料。

东京赤坂附近一座不起眼的政府大楼,是日本复兴厅所在之处。该机构于2012年2月成立,是日本政府为了灾后重建而从各省厅抽调人手临时组建的部门。距其当时的目标——设立十年——还剩三年半。

“想要实现复兴,目前最大的难处是应对两个‘风’——风评和风化。”复兴厅的米泽参事官向《凤凰周刊》记者坦言。在日语中,风评意味着谣言,指的是福岛核事故之后不实消息的泛滥与流传;风化指的是遗忘,这是一个很有日本文化特色的词,意指忘了曾经受过伤的同伴,又或者不再对这场灾害进行反思。

即便在日本国内,谣言的力量也不可小觑。核事故刚发生时,县外不少人会说:“从福岛来避难的人会反射放射线的。”日本不少准妈妈们会这样想:“在东京电力福岛第一核电站附近居住的人无法生出健康的孩子!”

福岛核电站

风评被害,是福岛核事故之后流行起来的一个词——人们由于担心产自灾区的农产品乃至工业品受到核污染而对东北地区敬而远之,亦给灾区经济带来打击。

一直受到自然恩惠的福岛县,核电站事故后农林水产业受到重创。福岛县安全对策协议会公布的大米检测结果显示,2015年后其大米超“基准值”的情况为零,价格却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当地一些名牌大米甚至被用作家畜的饲料。

为了让本地食品尽快恢复海外出口,有些受灾地还采取了激进措施——例如隐去受灾地的生产标识。“我曾看过一种出口用的包装袋,上面没有福岛的英文字样,只有产地‘猪苗代町’(福岛中部的一町)的英文字。据说这是所在国进口商提出的条件。”一位曾任职于福岛县政府的日方人士告诉《凤凰周刊》。

日本国内买入福岛大米最多的地方是产米最少的冲绳,核事故之后,仅冲绳一地的销量就减少了20%。而今,一种“混合米”的产量正在上升,它其实是北海道和福岛的杂交品种。至于产地,只需标记“国内产”即可。

为什么被证明是安全的福岛大米却难以卖掉?日本放送协会(NHK)评论员镰仓千秋认为,这是由于流通业者和消费者的认识出现了偏差。2015年拒绝福岛食品的人数降到23.3%,但调查显示,这其中零售商和批发商的占比高达70%和60%。这证明普通消费者心里还是过不去这道坎。调查还显示,距离福岛较远的日本西部的人不安全感更强。

东京大学研究生院灾害情报学特聘副教授关谷直也则指出,福岛核事故的废炉处理至少需要40年,什么时候能真正处理完还不确定,哪些地方可以恢复农业生产也没有定论。“这也是谣言难以消解的原因之一。”

石卷市鱼市场的年轻渔民。

为了应对“风评”,复兴厅提出了“消除谣言·风险交流强化战略”,努力尝试通过媒体宣传和学校课程让县外民众了解灾区,并对福岛等地产品的价格进行追踪调查,与民营企业扩大合作,尽力推动海外的管制缓和,并以灾害地观光为由吸引游客。

在海外,日本政府同样煞费苦心,比如日本驻华大使馆发布了中文动画视频答疑解惑,复兴厅则印刷了多语种的除谣小册子给来访的外国人士,详细解释了核辐射的现状和常识性的一些应对举措。

2017年12月,东京大学和福岛大学发起了关于福岛核事故造成形象受损的国内外意识调查。调查结果显示,对于福岛县产的食品,在海外亚洲地区的担忧强于欧美,而在日本国内感到抵触的人逐年减少。

来自东北灾区的大米,如今已在国内的便利店和餐厅被广泛使用。一份关于日本便利店大米产地的调查显示,东京和鹿儿岛的7-11便利店、永旺集团下属的MINISTOP在全国的店铺、Circle K Sunkus全国的店铺等,均采用了福岛和宫城等地的大米制作饭团。

盯上14亿中国人的“胃”

一万亿日元,是日本政府设定的2019年农林水产品及食品出口目标。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日本自上而下群策群力。日本农林水产大臣斋藤健此前呼吁:“取消或减少(各国)对日本食品进口的限制是非常重要的课题。”日本《产经新闻》更直言:如果能软化拥有14亿个“胃”的中国,明年的出口目标即可达成。

“中国现在被我们列为‘有可能’部分解除管制的国家,所以我们要努力公关你们啦!”外务省负责相关事务的一位官员向《凤凰周刊》坦言:“中国机构改革后,由海关总署决定最终是否放行……目前我们觉得中方的态度还是比较积极的,李克强总理来了之后,高层渠道复活了;期待安倍首相访华后,能进一步达成合作。”

今年5月,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访日之时商定,关于地震后日本食品的进口限制,中国海关总署与日本农林水产省签署了设立磋商废除或放宽限制的联合专家组备忘录。此外还同意增加获准对华出口大米的数量。

福岛核事故之后,中国一度宣布对日本12个都县禁止进口食品、食用农产品和饲料,后来解禁了2个,目前福岛、栃木、群马、茨城、千叶、宫城、新潟、长野、埼玉、东京等10个都县仍处于禁令中。除此以外的产地,中方要求对农产品提交日本政府关于放射性物质检查证明书和原产地证明书;水产品在农产品要求之上,需附加记载有产地和运输路径的许可申请。慎重态度可见一斑。

石卷市水产技术综合中心,研究员正在测试海产品的放射性元素。

为了能将解禁提上议程,日方不放过任何一个提出诉求的机会。去年9月举行的中日食品安全合作倡议第九次工作层磋商会议上,日方向中方提供了地震后放射性物质的最新数据,中方也表示将设立合理的过渡期,对相关对象食品再进行检测。

今年8月30日,日本农林水产省与中国农业农村部召开副部长级磋商,日方在会上要求中方取消在福岛核事故后实施的食品进口限制,双方就加强农业领域合作关系达成一致。9月10日,日本经济界组成的联合访华团在与中国商务部的会谈中,传达了期待中国尽快放宽10个都县食品的进口限制;日本经团联会长中西宏明在与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会面时也提及相关意愿。

9月12日,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面时主动提出,“希望中方能解除对福岛等10个日本地区的食品禁令”。据悉,他以日本当局的安全数据为依据要求中方解禁。取消或放宽食品进口限制,将是安倍10月访华欲达成的目标成果之一。分析认为,中方为了应付与美国的贸易战,估计不会轻易拒绝日本的要求。此外,日方也想通过中国的解禁,为日本农产品打安全广告。

与此同时,东北各县也使出浑身解数大力宣传。宫城县在香港地区和泰国使用县产食材的餐饮店举办各种活动,大力宣传宫城的食材。日本外务省积极在中国举办的消除负面影响的活动,宫城县也积极参与其中,让中国民众不仅可以在宫城县看到美丽景色,享受温泉,也能品尝到美味的料理。

宫城县知事村井嘉浩

福岛县知事更积极奔走于国内外,为本县食品“打call”。2016年,福岛县将30吨桃子卖到泰国、马来西亚等国,22吨大米卖到马来西亚、英国、新加坡、阿联酋等国。2015年2月,英国威廉王子访日期间,被安倍特意邀请到福岛灾区品尝由当地食材制作的晚餐,成为福岛食品的“活广告”。

这番努力也取得了一定效果。东日本大地震后,日本农林水产品以及食品共受到54个国家和地区的进口限制,截至今年9月底,28个国家已经解除进口管制,26个国家继续管制。后者中,8个国家对日本一部分都县作为对象进行进口管制、17个国家需要贴附检查证明书、1个国家强化在国内的检查。

日本国税厅的网站上,可以下载到来自13个国家和地区所需要的出口证明书,其中欧盟、马来西亚、泰国、巴西、波利尼西亚等地区和国家已不再需要提交证明书。今年以来管制进一步放宽,俄罗斯于3月解除了日本水产品的进口管制,阿拉伯国家也在5月大幅放开限制。

仍不松绑的国家和地区中,最执着的当属韩国。此前韩国由于禁止进口青森、岩手等8个县的水产品,被日本于2015年告上过国际贸易组织(WTO)法庭,经审理,WTO于今年2月判定韩国违规。今年4月,韩国再度向WTO提起上诉。日方谋求韩方撤诉,但韩国给出“考虑到国民感情难以撤诉”的答复,由此让两国关系蒙上阴影。

一向与日本交好的中国台湾地区也继续保持进口管制,据日方人士解释,“这主要是因为岛内政党角力的影响”。台湾当局曾建议解除部分县的限制,但遭到民间强烈反对。

香港从今年7月24日起放宽日本有关地区的食品进口限制。有条件的准许日本茨城、栃木、千叶和群马四个县的蔬菜、水果、奶制品进口,福岛县的农产品依然被禁售。但想进入香港市场还须满足几个条件:进口产品必须附有日本农林水产省签发的辐射证明书,说明产品来源地是哪里;另外还要证明该食品的辐射水平没有超出食品法典委员会的限值。

谈到中国内地的态度,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原部长赵晋平告诉《凤凰周刊》,中国迟迟没有放开进口管制,还涉及到对等开放的问题:“现在日本有些领域对中国限制还是较多的。比如中国被日本列为口蹄疫疫区,这就限制中国的猪肉出口到日本,虽然这不是关税壁垒,但也是一种贸易壁垒。”

“即使福岛食品能进口到中国,也只不过是给老百姓增加了选择的机会,就如我们讨论转基因一样,说有害和无害的人都有自己的理由。在科学实验还无法确切证明的情况下,应当给予消费者更多的选择机会。”赵晋平说。

(信息来源:日本驻中国大使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