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涛甫:大学“富养”得有底线

6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大学要“富养”。无论是国家,还是社会,把钱或资源投向大学,应是正确的选择。给大学捐赠的主体、方式可以有多种,其中一种方式即是社会捐赠。在西方国家,很多大学的生存和发展,都少不了捐赠的支持,特别是私立大学,离开了社会捐赠,几乎就难以为继。在中外很多大学,大多把“吸金”能力看作其品牌吸引力的闪亮指标。

近期,两则有关大学捐款的事情受到关注:一则发生在全球闻名的哈佛大学。据说,若有人能向哈佛大学捐赠一栋楼,就能在哈佛大学就读。另一则发生在中国顶尖的清华大学,清华日前获得史上最大一笔捐款,也是中国大学历史上最大的一笔捐款:某公益基金会未来10年内将向清华捐资22亿元人民币,用于支持清华大学的基础前沿科学研究、人才培养和高端人才引进,助力清华发展。

尽管向某些常青藤联盟大学提供捐赠,可让一些本来应在门槛之外的学生进入目标大学,这在美国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但哈佛大学作为全球大学塔尖上的王牌高校,如此赤裸裸地“唯物主义”,则让很多人大跌眼镜,也必然引发人们对大学公平性的担忧。据《华盛顿邮报》报道,过去六年,哈佛录取的体育生、捐赠相关者、毕业生或教职员工家庭的传统生中的学生约2680人。如此有选择地招生,无疑对大学公平性是巨大的伤害,堂堂哈佛都“吃相”这么难看,势利得如此厉害!当然,哈佛方面后来解释说,哈佛给予优待种类不仅限于体育生、捐赠生和传统生,还包括低收入学生,但这种解释还是很牵强。

再从清华大学接受某公益基金会捐赠来看,22亿元人民币确实是创下了历史纪录。然而,考虑到清华大学作为国内顶尖大学,接受如此高额的捐款,那么笔者希望清华大学能够充分将这些钱用在刀刃上,推动国家科学技术的进步,从而为国内其他大学树立良好的榜样。如此,可能才是大学捐赠的正确方式。

大学作为国家与社会的良知寄托和守望之所,应有天下关怀,为天地立心,为人民立命。不能谁出钱多,谁权力大,就让谁进来,把大学开成了权贵俱乐部。这既有违大学精神,又有悖社会公平。大学的前途不能寄托在“钱途”上,神圣的大学殿堂不能被铜臭辱没了尊严。大学需要钱,但并不是什么钱都能要的,若有的钱带有附加条件,且这种附加条件有损于大学尊严,有悖社会公平,那么这种钱就不能收,哪怕数目再大,也不能见钱门开。

其实,捐赠的历史伴随着大学的发展史,什么捐助可以接受,什么捐助不可以接受?以什么样的规则和制度规约捐赠行为?包括捐赠款物的使用程序和规则,都有不少制度性的约束和规范。这些制度的确立和完善,有助于将大学捐助行为框定在正确的位置上。但是,不排除有的大学,利令智昏,伸手捞金。面对这种势利行为,舆论不能无感,社会不应麻木,管理部门也不能袖手旁观。(作者是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执行院长、教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