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百年企业“稻垣酒造”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走进百年企业“稻垣酒造”

百年企业在日本是非常常见的,所以对于日本人来说也就不稀奇了,但在此以外的国家却是难得一见的。不论是经济先抬头的发达国家,还是后来得到开发的发展中国家,这是值得学习与研究的。为此,我经当地议会议员宫本秀治先生介绍,有幸访问了百年企业“稻垣酒造”,并采访了酿酒最高责任者稻垣阳子女士。


走进“稻垣酒造”,创业于1883(日本和历明治16年),从最初的创立人到现在的第5代掌门人(2002年上任),至今已有137年的历史了。它位于三重县最小的乡镇朝日町,主产以米为原料的清酒,主要品牌有“御山杉(日语:御山杉Miyamasugi)”和“月之珍珠(日语:月の真珠TsukinoShinju)”,前者是以伊势神宫的神圣树“御山杉”命名的,酒造也因此而闻名;后者由三重县名产物珍珠而得名。不管哪种由来,都充满了神奇的色彩。
再来看一下,“稻垣酒造”第5代掌门人稻垣阳子。她是因为其父亲的突然去世,2002年作为出嫁的长女重新回到酒作坊,并接管了一切事务。既是管理者,又是技术者,根据现实情况需要,还要变身“推销员”……可谓身兼数职。

在日本,酿酒师(日语:杜氏Touji或Toji,其称呼来源于中国)是国家登录认证资格的一种,其管理也非常严格。据说现在国家已经不再接受新的申请,并对现已记录在案的许可证实行定期检测,以确保酒的安全性与质量。
从谈话中了解到,阳子女士喜欢《论语》等中国古典文化,30多岁上任的时候就想像孔子所说「父在,觀其志;父沒,觀其行;三年無改於父之道,可謂孝矣。」(「父亲在时世时看其志向,父亲死后看其行动,三年内不改父亲的规矩习惯,可算孝了。」)一样,尽自己应尽的孝道。因为从小知道父亲的志向,长大了思考着父亲生前一直在做的事情,父亲去世后就单纯地想替父亲好好地守着这祖业,来完成守孝。最初,抱着这样的心态,苦苦地守着,守着,就守到了现在。
一直致力于守护传统日本酒味道以及酿造技术的阳子女士,在这个瞬息万变的信息社会,其实守得很不容易。为了更好地继承这代代相传的祖业,在现实生活中,即使她却连最起码的睡眠时间都无法保障,却还在身体力行地做着。那到底是什么支持着她,这样一步一个脚印地去坚持着呢?要寻找答案,还得需要我们的进一步的了解。


用“酒香不怕巷子深”来形容鼎盛时期的“稻垣酒造”,很贴切。在山清水秀的三重酿酒,本身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再加上酿酒师的专业与敬业,“稻垣酒造”的商品不需特意宣传也非常畅销。可惜,这种无需推销也能保证销量的状态,只持续到了第4带掌门人在任的前半期,也就是说阳子女士父亲在位的后半期,她的父亲因酒厂销售额下滑,也开始根据经营状况亲自去宣传,推广。

到了阳子女士这一代,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信息时代的到来,即使再好的传统味道,也是需要包装・宣传的。然而,这是需要充裕的人力与物力的。毋庸置疑,“稻垣酒造”也不落俗套,遇到了同样的瓶颈。毕竟,能力再强的人,其精力也是有限的;物力需经济能力来支撑,能注入的资金也是受限制的。这对于战战兢兢维持正常营业已是极限的“稻垣酒造”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本来因老龄化,既存的客源就在减少,迫切需要开拓新市场,开发新客户,来补充已流失或即将失去的客源。可是现实是残酷的,目前酒造的现状不允许。
听阳子女士说,最近几年酒造的销售额一直徘徊在赤字线上。这还是本人不领工资,义务劳动的结果。如果像正常工作领薪资,根本不敢想。显然,盈利已是奢望。不奢求多大的利润,只希望维持不倒闭,把祖业和传统技术·文化传给下一代。

作为管理者,要考虑酒造的销量,抓住顾客(消费者)的需求,尽快转现…快餐速食的现代生活,追求新口味+经济实惠的消费者越来越多。这个节骨眼上,注重传统口味往往被忽视·忽略,甚至被市场永远的淘汰,其命运可想而知。作为经营者,同时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就是降低成本,如何让产品“物美价廉”,让更多的消费者接受,从而达到提高利润的目的。因为信息社会的今天,同行商品价格近乎公开·透明,企业要获取更多利益通过涨价的路行不通,节省成本成了最快的捷径。如果设施设备的使用费忽略不计的话,产品的定价主要取决于人工费和原材料费,所以就有了“偷工减料”一说。人工费已经不能再减,那只能从原材料着手,用低廉的来代替高额的。


拿酿酒的主要原料“麴【qū】”来说吧,身为技术人员的阳子女士,不愿意因现实妥协,不想用廉价的麴代替纯天然·昂贵的。供应商也劝过她,改换发酵原料从而达到“节省成本”的目的。因为现在“稻垣酒造”用的麴的价格是普通的3~5倍。即使很多酒厂·作坊为了降低成本,都在用一般的。即使她知道,眼下酒造的经营状况不再允许使用更好的麴。但是,作为酿酒行家,阳子女士清楚地知道“酒醴麴蘖【jiǔ lǐ qū niè】”的道理:只有无添加无防腐剂的麴,才不会影响酒原有的醇香;而一般的却会破坏酒纯正·纯质的味道(嗅觉+味觉)。如果为了一时的利益,失去了酿酒的资格,错失了来自祖辈的传承,得不偿失,那么酿酒就变得毫无意义。对于把酿酒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要的酿酒匠人来说,是非常屈辱的。
来自大企业的碾压(自动化+机械化、低成本+富足资金),面临时代与社会的压力(无继承人、传统与现代文化的冲突、老龄化导致的既存客源减少、新规顾客开发的制限、资金链断裂等),更有作为人的精神与体力的挑战(体力过度透支、最低限度睡眠的无保障…)等等。


这样那样的问题层出不穷,但阳子女士不屈不挠,依然想去守护,不愿为“三斗米折腰”,深入骨髓的信念。这是一种什么精神?我认为这就是所谓的“匠人精神”吧。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即使困难重重,还是想把祖辈相传的传统味道・技术・文化毫无遗失地传承下去。我们学习・研究百年企业,对经济・文化都有不可忽视的意义。作为典型案例,研究・应用・保存,以供日后参考,不仅对促进经济与企业的发展有帮助。同时,也是对传统无形资产・文化的一种保护・传承。匠人精神,更是人类发展的宝贵财富。

(本文作者 李少燕)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