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为群众‘站台’、为百姓服务,自己愿意突破一下” “书记县长直播”带来清新政风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 本报记者 杨学莹
一场疫情,让不少山东干部走进了网络直播间。
疫情期间,惠民、沂源、临沭、商河、单县、曹县等县的县委书记、县长、副县长等领导干部纷纷走进网络直播间,为本地土特产品代言,形成了备受关注的“县长直播”现象,在减轻买难卖难、助推复工复产的同时,带来了一股清新政风。
书记、县长走进直播间,发生了怎样的故事,走出直播间后有什么样的感受?日前记者先后到了曹县、惠民县、沂源县,听县委书记、县长等干部讲他们的“直播故事”。
“要让苹果红,别让县长红”
“疫情期间,直播是个很好的助农策略;我对沂源的环境和产品有底气,相信只要以诚相待,网友一定会买账。”

说起山东干部,人们通常会有低调内敛、不苟言笑甚至有些古板的印象,这和直播间网友喜欢的诙谐活泼的“画风”存在较大反差。书记、县长们是怎样下定决心走进直播间的?
4月10日,记者见到曹县县长梁惠民时,她西装里还穿着3月19日上直播时穿的淡紫色毛衣。那天,梁惠民穿着大红汉服的照片,顷刻惊艳了网络。直播中,她穿上汉服,整理好衣领,先后舒展双臂,挥了挥宽大的衣袖,带着喜爱的神色,一边端详、一边展示。然后,她振袖出手,挺直身板,右臂微微攥拳顶肘,自信满满地说:“我作为曹县的县长,我为曹县汉服代言!”
说话时是梁惠民进入直播间的第35分钟(后台显示有160万网友观看,汉服成交3000单),她不再感到紧张。而最初听到让自己上直播时,她的反应是“愕然”的。
“县电子商务服务中心主任兰涛对我说,要跟拼多多一起搞个直播推介汉服,让我去直播。虽然我们去年9月就培训电商搞直播,但搁到我自己头上还是感到愕然。我惊了一下:‘让我去吗?’——我心里想,我还从来没做过直播呢!怎么样面对这么多人啊?”梁惠民回忆,“不过,一想到克服疫情影响、促进复工复产,这是我的责任,必须有这个担当,我就立刻答应了:‘那好吧!’”
“推动复工复产要紧,宜早不宜迟。”梁惠民对兰涛说。第3天,直播就进行了。梁惠民提前3个小时去了直播间,了解流程和注意事项,平时不化妆的她,还接受安排,让人给化了妆。
惠民县委书记殷梅英,2月24日在淘宝平台上为惠民土产直播带货,一播就是两个小时。她介绍,疫情期间,县里跟阿里合作,先后推出了“同战疫情·平安惠民”“点亮惠民”“智慧惠民”等系列活动。此前几天,县委办公室主任、阿里·惠民深度合作工作专班组长袁光新建议,再搞一个“同战疫情·振兴惠民暨全民直播万人挑战赛”,推动惠民农产品上线。她听后立刻自告奋勇:“很好。我第一个播!”
殷梅英告诉记者,别看自己答应得痛快,实际上是有些怵的。“往往党政干部一和互联网‘碰撞’,稍有不慎就容易成为焦点话题。但能为群众‘站台’、为百姓服务,自己愿意突破一下。”
“直播开始时,我还是对网友直言‘紧张’。但一看桌上摆的产品都是自己整天打交道的‘老朋友’,只需要原原本本介绍,才逐渐放松下来。”殷梅英说,“随着直播的推进,身边的女主播也不拿我当‘外人’了,对我说:‘你先讲一会儿,我吃一会儿。’”
沂源县长田晨光,3月11日在新浪和京东平台直播卖“沂源红”苹果。这也是他第一次上直播。面对县委宣传部的提议,他先是犹豫了一下。“一是我对直播这个领域不太熟悉,平时工作忙,很少关注,怕出纰漏。再者,平时开会、调研、推动工作,不光是山东的干部,整个干部的形象还是以严肃庄重为主,和印象中的‘网红’风格不搭,怕自己上去,不一定符合网友的口味,反而达不到预期的效果。”他说。
中午再见到策划人员,他决定出镜直播。“一是疫情期间,直播是个很好的助农策略;另外,我对沂源的环境和产品有底气,相信只要以诚相待,网友一定会买账。”但他反复叮嘱策划人员,在宣介时要突出“苹果”,别突出“县长”,报道时就不要摘什么“金句”了,免得大家以为是在“作秀”。他说:“要让苹果红,别让县长红。”
尽管总体表现得中规中矩,不如专业主播“活络”,但县委书记、县长们也自成风格,网友们看在眼里。
殷梅英学会了说“宝宝们”、做“比心”动作。在直播中,面对网友“加量”的呼声,主播说“书记说了算”,殷梅英转头找企业负责人:“还是让企业说了算。”“书记尊重企业。”有网友评论。
梁惠民在介绍曹县时,第一句就说“曹县是个人力资源大县,有175万人,有博士生5000多人。”说到产品好,先说“因为曹县人非常有智慧,勤劳朴实”。“县长重视人才。”网友说。
田晨光在10分钟的直播中,用理工男的风格,举出十几个数据展现沂源的“六好”、沂源红苹果的“四好”。3次表达“今天机会难得”,2次感谢网友关注,末了还诚挚邀请大家来沂源做客。网友评价“县长很真诚”。
“我的体会是,只要你真诚地投入到这件事里去,网友是支持的。不管是和主播、旁边的工作人员交流,还是跟网友交流,完全是一个很开放、阳光、真诚的态度,效果还是挺好的。”殷梅英说。
  “亲自感受和被动接受效果肯定不一样”
“直播让我的思想观念来了个大解放:干部要适应新形势、学习新思想、新理念,敢于尝试新方法,不能总是按老套路、老方式来,要善于向年轻同志学习。”

殷梅英2月24日上直播,惠民县相关干部对着手机,把书记直播当成“案例”,收看了“点评版”的直播。信号传到另一个会场,麻店镇电商办主任万凯担任点评人,随着殷梅英的直播进行,现场讲授直播的基本知识、流程、注意事项。
随着殷梅英的直播开场,惠民的“全民直播万人挑战赛”正式启动,每个干部都有可能上直播。且每场直播后,阿里·惠民深度合作工作专班每位成员都坚持点评,评语发到各镇街、县直部门干部和电商、群众主播所在的15个直播群里,大家共同摸索直播的大体规范。
54岁的惠民县文化和旅游局局长马志忠被排班在3月8日。以前除了用用微信,他连手机支付和网购都没用过。“总觉得自己年纪大了,学东西慢了,有点排斥互联网,能不用尽量不用。”为了上直播,他作了充分的准备:对惠民的文化旅游资源重新进行了梳理归纳,花了一周时间和两三名同志反复切磋直播稿,找人拍摄制作了配合直播内容的短视频,还揣摩网友口味,设计了有奖问答等环节,使用了“预告埋伏”话术,现场还穿插了一支歌曲演唱、一段大鼓演奏。结果,直播引来了1.6万人观看,很多货品刚一推出就被抢购一空。
“直播对我冲击很大,像是完成了一次穿越。”马志忠告诉记者,亲身体验了互联网的威力,现在,他学会了网购、“秒杀”、滴滴打车。在单位,他搞了网上培训、钉钉开会,请人制作了惠民景点的视频和H5,发到抖音等各大平台上,今年还加大了和大众网等几个线上平台的合作力度。他要求干部时时处处为惠民代言,该局微信公众号“孙子故里 畅游惠民”在全省文旅系统公众号的影响力排名,也从中游上升到第5名。他自己上直播后,又主动争取档期,推动副局长等局里干部直播了3次,成为惠民“曝光度”最高的部门。
所有这些,发生在短短的1个月内。“直播让我的思想观念来了个大解放:干部要适应新形势,学习新思想、新理念,敢于尝试新方法,不能总是按老套路、老方式来,要善于向年轻同志学习。”他说,局里的年轻人看到局长“时髦”了,也很高兴,机关氛围也更活跃了。
2月24日首播以来,除了清明节停了一天,惠民县公益直播淘宝账号“惠民天下2019”天天在播,各镇街也开了账号自己播。4月11日晚8点到10点,在惠民县电子商务运营服务中心3楼“e盏茶事”直播间,记者全程目睹了一场直播,主播是桑落墅镇镇长范士超,同台女主播、上链接的、当客服的工作人员,都是该镇干部。大家表现从容,甚至颇有专业范儿。
殷梅英说,惠民并不是单纯为了“卖货”而直播,而是想抓住以直播为代表的新一轮互联网风潮,实施推动直播产业化与直播电商催化实体经济“双轮驱动”战略,培育直播这个全新服务业、带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和百姓增收致富。“薇娅一年带货30亿元,团队不到200人,顶多少个大工厂?谁说惠民不会培养出自己的薇娅、李佳琦呢?”她说。
而干部,就是其中的先遣队。“不是恶补,不是亲密接触,而是让干部自己完全置身于新经济发展的环境中,一步就从传统产业思维跨入了新经济。他们亲自感受到了直播的‘神奇’,比你说多少遍都强。以后他会主动推动新经济,和被动接受的效果肯定不一样。”殷梅英说。
曹县是中国第二大淘宝村集群,去年电商销售额达200亿元。曹县电子商务服务中心主任兰涛对接触电商后产生的学习紧迫感体会深刻。在他的手机上,除了日常工作群,仅用来学习交流的群就有“淘宝村纷享汇”“中国淘宝村”“阿里巴巴乡村振兴研修班群”“乡村振兴共创会-淘宝大学”等10多个。兰涛说,仅阿里公司的人,他认识大约300人。还经常有国内外学者来曹县调研,给出独家的诊断和点评,都让他受益匪浅。
记者采访时,兰涛正在筹备一个“全县跨境电商现场会”。疫情期间,人们通常觉得跨境电商受到了影响,他却认为,眼下恰是进驻亚马逊等平台的良机。“因为一个新店铺注册后,培养人气需要三四个月时间,而此时国外店铺经营停滞、人气下降,正是我们的窗口期。”得出这个结论,他说,靠的是他到电商中心3年多来,高强度学习培养出的“直觉”。
与百姓从“面对面”到“肩并肩”
今年卖苹果,村民男女老少齐上阵,有的盯在电脑前面接单,有的守着冷库挑果,有的装箱、封箱、装车,这种同甘共苦的劲儿,吕迅一辈子也忘不了。

4月18日,在沂源县石桥镇下黄安村,共青团淄博市委驻村“第一书记”吕迅和他的团队,一天之内帮两位村民开通了网店,一位是下黄安村村民杨自凤,一位是上黄安村村民陈富章。网店,在下黄安村这个省定贫困村,今年以来已经冒出了10家。
下黄安村的果园里,也出现了新的景观:村民一边给苹果点花,一边给自己拍照、录像,发抖音。吕迅说,他们为的是把视频积累在抖音账号上,等着秋天卖苹果时,当做“全程记录”。
下黄安村村民学起“新农活”,是因为看到了疫情期间网售苹果的“神奇”经历。疫情一来,村民留着春节热卖的苹果一个也没卖出去,急得要命。吕迅和几个回村过寒假的大学生、暂未复工的青年一起,利用合作社去年注册的网店,把苹果卖到了23个省份,两个月就卖了20多万斤。
3月11日,沂源县长田晨光直播卖苹果,吕迅也应邀助阵,和电商企业代表贾明三一起担任后半段的主播。回来,大家跟吕迅商量也要开直播。村委会立马腾出一间办公室当直播间。现在,村支书孙广平、村妇女主任孙照英等10来位村民,晚上没事就来这里“直播直播”,给消费者视频选果,讲讲自己怎么种苹果、管理苹果,从手机上翻出自己的果园照片给消费者看。
“和大家肩并肩卖苹果,肩并肩直播,我很受教育。”吕迅说,自己去年7月驻村之前,连苹果花长什么样都没见过。今年卖苹果,村民男女老少齐上阵,有的盯在电脑前面接单,有的守着冷库挑果,有的装箱、封箱、装车,这种同甘共苦的劲儿,他一辈子也忘不了。
“我当第一书记本来就是来扶贫的,这是本职工作。但是村民特别感谢我,给我买鞋、给我买大红的冲锋衣,你不穿上他不走。还有的老人非得塞给我压岁钱,钱我不能要,但我知道他们把我当亲儿子待。”吕迅说,配合县里的培训,就算是从打字开始教起,他也要帮村民掌握电商、直播等操作,让村民把苹果卖个好价钱、把日子过得再好点儿。
4月15日,惠民县孙武街道党工委书记付军来到东成村贫困户成兆秀家,看看他鞋垫缝得怎样了。原来,成兆秀缝鞋垫到集上卖,每双卖2元钱;现在付军搞直播卖5.5元一双,一个多月卖了3000来双。成兆秀带着村里另外6个贫困户,搬出了落灰的缝纫机,一起干。“客服由街道指定网店打理,物流也是政府结账。我们净得这五块五。上个月我挣了1000多元。”成兆秀说。
“重点企业、弱势群体,以前工作重点是这‘两头’。这次通过直播卖货,我认识卖猪蹄的了,也认识卖烧饼的了,对小微企业、个体户等以前关注不多的群体,了解得更多了。”付军说。
惠民县麻店镇有一家公益的淘宝店铺“麻店镇精准扶贫店”,经营的商品有贫困户的手工鞋垫、笨鸡蛋、散养鹅蛋、野菜、干菜。商品页面设计精美,比如鹅蛋,封面是贫困老人在自家鹅舍旁抱着鹅蛋的照片,下面是真名实姓的扶贫故事,后边还跟着鹅蛋菜谱。麻店镇党委宣传委员薛清月告诉记者,网店都是机关干部义务打理的。“每次去贫困户家收鹅蛋、收野菜、送货款,跟泛泛入户看望是不一样的,感到和老百姓走得更近了。”她说。
沂源县长田晨光觉得,干部成了老百姓的“推销员”,关心群众吃饭穿衣,老百姓是能看在眼里的。今年疫情期间,沂源很多的村,群众主动报名去参与值班,就给人很多思考。
“为人民服务一定是具体的。”惠民县委书记殷梅英说。“说到底,还是看干部有没有和群众真正坐到一条板凳上,和他们肩并肩地去面对困难、挑战。通过直播、互联网等手段,让干部的感情与群众的感情融为一体,让他们感受到群众最直接的需求是什么、最大的困难在哪里,他们就会针对问题实实在在地去解决,就不会高高在上、想当然了。”她说。
在曹县,投资10亿元的“智慧农谷”项目正在建设。梁惠民说,这个“综合体”主要为了完善农业服务配套,降低现代农业成本。建成后将聚集农产品检验检测、技术研发、产品推广、农资市场、农业装备、冷链物流等机构。她说,曹县的农业综合服务部门和机构,也将从现在的政府大楼搬到“智慧农谷”里去。“部门跟着农民走”,这句话让记者印象深刻。
  “干部要善用互联网和媒体与外界沟通”
直播后,田晨光收到的反馈也让他颇感意外。除了网友鼓励,因招商引资而来的企业家也在朋友圈为他点赞,夸“沂源干部开明”“有担当”。

直播初体验,记者采访的3位县委书记、县长,都得到了网友和身边干部群众的鼓励。梁惠民直播汉服后,接到了很多外地朋友的电话:“去哪里买你们曹县的汉服?”
选择代言汉服,曹县是想拉起继演出服、木制品、农产品之外的第四个电商主导产业,打造“中国原创汉服文化产业集群”。县里向全县干部群众发出了“千名志愿者招募令”,希望大家穿上汉服,轮番上街走一走、秀一秀,展现中国汉服之美、魅力曹县之美。
这回,梁惠民又接到不少电话,包括领导干部。“什么时候让穿汉服?我也要报名。”“看来大家都愿意为汉服代言,也不害怕直播,但一个人两个人可能不好意思,需要个氛围。那我们就创造氛围。”梁惠民说,“如果必要的话,我也愿意再为曹县的知名产品代言。”
直播后,田晨光收到的反馈也让他颇感意外。除了网友鼓励,因招商引资而来的企业家也在朋友圈为他点赞,夸“沂源干部开明”“有担当”。“看来良好形象也是营商环境,干部要敢于‘站台’,要善用互联网和媒体与外界沟通。直播等‘吸引眼球’的传播形式,用好了是机会。”他说。
疫情中的“县长直播”还得到众多媒体的认可,参与直播的人员都感到欣慰。

分享: